2018-05-09

願我可以學會放低你





Sam語重心長告訴我:「成日都話五月天好似邪教咁,但離棄五月天音樂永遠不會遲,呢句金句嚟,我好有感受。」

Sam一直有聽香港流行曲,由八十年代到現在也有聽。當年五月天剛成立時,也湊興聽聽他們初出道的一兩張,感覺也不太差。

他完全放棄五月天,是連續兩次被擊中。「有次看電視突然彈出幾句〈洋蔥〉歌詞,『如果你願意一層一層的剝開我的心/你會發現/你會訝異/你是我/最壓抑/最深處的秘密』,心想,這種水平也是萬人迷?最表面的比喻,最直白的小學雞表白,你真的當林夕死的嗎?」

有一次,他在電台聽到〈為愛而生〉,「整首根本是左抄右抄回來,好像學生暑假將完了但發現沒做暑期作業,於是急就章的亂寫亂填,以為這邊激情那邊弦樂就可以過關成為情歌至尊,完全沒有札實的感情基礎。老實講,謝廷鋒首〈潛龍勿用〉好聽過佢好多!」

Sam試過被五月天的歌弄至與朋友約,「我那天心情已很煩燥,坐長途小巴卻播著五月天,我煩上加煩,又剛沒有耳筒,全程車一用意志與五月天博鬥,弄至忘了叫下車。我從不遲到,五月天就有這個本事。」

Sam慨嘆,五月天這種程度,你要找比他們玩得好一百倍的大有人在,只是大眾都迷戀假像,從來沒細心感受過何謂真實的感情,聽到那些像是有齊高低起跌的佈局,與及阿媽係女人的直白歌詞,一下子那些「大BAND格局」和「坦率直白」的情意結就出來,你不齒五月天還會被人罵你裝高檔呢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阿奇中學時很迷鄭秀文,尤其是「不來的季節」那時,尚算有少女味的臉蛋和有點baby fat的偶姿態,而且歌曲也有很強的班底,流行和稍為實驗的也有嘗試。

後來她愈來愈紅,轉會華納,推出那張令她上一線的「捨不得你」,他還記得看了她代言的discman廣告而買了一部。她在內頁寫了一段文字,說她會矢志不渝的做好音樂,因為她重視音樂質素。

阿奇覺得這張碟不過不失,比起華星那時似乎是小了點花臣。後來幾年,鄭秀文一直推一堆歌,也拍戲。阿奇回想起那段小文字,漸漸一種厭感油然而生。大概都是這樣子的了。在這裏,文案都只是裝飾,騙騙小粉絲的技倆吧。那堆歌,有那裏是和音樂性拉得上係?

他把她放棄了。到現在,他也不知鄭那堆所謂的「福音歌」所指為何。
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阿明知道他的選擇沒有錯,因為陳奕迅一直是大眾的寵兒。在這裏長大,他知道只要多人站的一邊必然是對的。

只是人最終也要面對現實。到了那一點,阿明領悟到,他從陳身上學到的道理,就是「原來旋律也有用盡的一天」。他甚至覺得陳就像那些看相的,早年漏了太多天機,最終上天要來懲他了,要他唱那些過目即忘的歌。他分不清陳近三四年的作品,好像都在唱同一首歌。同一首悶歌。

陳得到了太多人的寵愛,把那麼多好的音韻交了給他。現在他要還了,是報應呢!阿明這樣想。所以他聽陳奕迅之後,變得沒那麼傷春悲秋,因為縱然好景於前,他也不為所動,因為你始終要還的。
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I wish I knew how to quit you. 
Yes you do, if you need to.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