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-04-18

時代那麼壞 台是那麼大


在面書有一個黃耀明粉絲的專頁,專門貼出明哥過去不同演出及出現過的片段或訪問。最近在那裏看到有一段明哥上電視的視頻,版主寫道:「遊戲環節被要求表演大轉盤上指明的表情:「奸狡」,從來都一身正氣的明哥會如何演繹?。」
用「正氣」來形容明哥,真有意思。由達明起束長髮,歌曲談性愛說異色揭瘡疤,到後來到滾石個人發展,頭兩張專輯加大力度說邊緣話題,之後在台灣出了唯一一張國語唱片,明哥也坦言台灣市場好像不太受落形象中性的歌手,多年下來,明哥賴以生存以至成名再累積忠粉的基石,相對在香港這個文化視野的環境而言,似乎都不能說是「正氣」,聽到更多的是「妖聲妖氣」。
2014年佔領前後,明哥又出櫃又為時政發聲,然後被大市場封殺,再與友人組成大愛聯盟,一時間把為弱勢發聲變成具規模的運動,亮相時對記者說話都是召集人的慎密思索,你卻又不能不把他與「正氣」拉上關係。尤其被內地封殺之後,他很平靜的說沒所謂,會繼續以香港為基地,能唱便唱,獲得不少掌聲,更成為不少政客及社會人士的正義盟友。
明哥由「旁道」到「正道」,來到2018的《明曲晚唱》,六場演出爆滿,上一上面書,他的正義朋友讚頌之聲此起彼落,時代那麼壞,他用他的名字展現出崢崢風骨,選的曲寄託了對世情的關懷,這種正氣自達明重組的演出亦一以貫之。
其實,明哥又有那一次不是這樣?他的盟友又有那一次不是奉他為良心,不是為他翻唱別人的歌而叫好?若果他跪低,也不會有這麼多忠粉死心塌地。若果他游向主流,兩岸三地也不會吸納到這麼多在盧凱彤口中所說的「有taste的知識份子」。你愛明哥,可以愛他的音樂性,同時亦是一種道德的表態,縱然你可能沒做過甚麼,但按一下LIKE轉發一帖,也就宣示你站於「正確」的一方,同心抵抗壞勢力,共建理想國。
窩在演奏廳,我專心的看演出。玩出信望愛及借借你的愛中大部份的作品,可算是小粉絲的心願達成。黃耀明曾說造第一張大碟時根本沒譜,只知要一下子把想說的說過夠,所以這兩張音樂工廠的出品不論音樂及訊息的濃度均是最高,反而春光乍洩的成功之後,他確定了風格,當然佳作仍不斷,卻終究確立了明哥風格,所以這兩張首作的作品均見光怪陸離,靈氣迫人。邊走邊唱的加大火力直搗人心,純鋼琴的借借你的愛mean多幾分。我慶幸沒何韻詩出來攪局,也沒有俞琤出來玩ukulele的春光乍洩和小王子。只是有幾個畫面,一直讓我浮想聯翩。


很多內地歌迷來看明哥,有一位因為晚晚都來,被明哥叫了上台。明哥問她做甚麼可以有那麼多假期,她說她做自己的事,所以可以安排到來港。明哥問她是否富二代,她當然否認,卻始終沒說她做甚麼。一位北方來的樂迷說,「我做自己的事」,所以我有我的節奏,似乎是一個很熟悉的局面。


誤打誤撞之下,明哥選了一位台灣和上海的歌迷上台。上海的歌迷要求在台上合照,明哥說,那我香港,你內地,她台灣來個合照。台下有一男迷大叫「We are together!」,全場送上掌聲。談話完畢,上海歌迷下台,明哥也收拾米高峰準備下一首表演,台灣歌迷卻問明哥:「明晚可不可以請一位香港歌迷上台?」


明哥答:「明晚才算吧!」


有一種味道慢慢地擴散。一種很熟悉,很接近的味道。明哥一直強調他是融合主流和另類的中介,來到這個晚上,他已經一路走來拆了大台(擊破主流),匯合了台下很多支流,而變成另一個主流。可能這並不是他的原意,然而時代的風聲驟變,昨天同志之浪掩來,今天metoo之勢難擋,連荷里活都怕選角不均而引來種族攻擊。把政治不正確變成正確,是實實在在的世界大潮。一個匯合小眾,以抵抗主流的「主流」大台順利誕生。


看著這個「大台」,看著粉絲們後續的讚頌,看著兩岸三地的大和解,我百感交集。原來在流行文化的框架之下,世界大同是那麼的垂手可得,我覺得明哥的追求也不過如此。讓香港人上台嗎?要與某國人區隔嗎?把這裏的東西讓他們帶回去告訴領導嗎?似乎都不那麼重要了。大台架起,縱然是確定了抗爭成績,在生活的暗流中,一些初衷總會被消退。只有如台上的人所言,讓我們永續現況,在低潮時唱歌文藝一番,然後回去反思自省,才不枉大台的價值吧。你有嘢想講?明天才算吧。

沒有留言: